習慣性的每天都要讓鬧鐘叫自己起床,也下意識地會去按掉鬧鐘小小的賴床一下,日復一日的工作似乎把自己的時間灌得滿滿。只是生活卻沒有任何充實的感覺,反倒逐漸變得麻木而沉重了起來。

  自踏入社會後,物慾的追求似乎早已把內心的感動和理想擠出了心外,許久都不曾停下腳步細細品味身邊的一景一物,而身體更早已忘卻了微風輕拂過臉龐的觸覺,施粉的雙頰和亮彩的紅唇上,也不知道有多久都沒出現過真心的微笑了。

  感覺變鈍了,感情也退縮了,這幾年我們身處的社會和環境有很多的變化,而這些變化讓許多人失去了原有的一切,抹滅了面對生活的衝勁與追求幸福的動力,同樣的讓更多人因為怕失去或想擁有更多而停不下腳步來。

  已經記不起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,在公司附近的十字路口旁出現了一攤賣水果的小販,其實也稱不上是一攤,應該算是一個小推板車吧,載著數量不多樣式也不甚豐富的新鮮水果,靜靜的在路旁促立著。
 
  我不知道自己是怎麼注意到他們的,因為連最基本的招牌都沒有,更沒有響亮的叫賣聲,只有一個年過40的中年人帶著一個可愛的小女孩蹲坐在攤位後。那個女孩約莫不過3、4歲吧!每次都靜靜的在路旁自己玩耍著,她玩的不是玩具、也不是什麼奇怪的東西,而是抹布和柳丁。

  大大的眼睛配著略顯黝黑的膚色,小女孩常常自言自語的在人行道上或水果攤旁轉來轉去,如果沒有紅綠燈我想自己永遠都不會在這個十字路口上逗留,更不會注意到他們,只會望著前方匆匆的過往。

  這個紅綠燈或許就是生命中的紅綠燈吧!讓我不得不從匆忙的步伐中停頓下來,然而等待是漫長也是無趣的,人在此時就會開始隨意的搜索身邊的人、事、物,好打發這種人生中突發的空窗期。

  有趣的是,又通常會在這樣的等待中看著天空或望著地面,或許是怕與身旁的陌生人雙眼交會時的尷尬,也可能是不想面對如此的空白和不自在吧!每個人都把自己隔絕於周遭的情境之外,用空想和思慮來填滿這段短暫的寂寞。

  眼下這個等待尚需要80秒的時間,剛開始的60秒鐘我和多數人一樣,任空泛和無意義的凝視佔滿思緒,但卻在最後的10秒中不經意的注意到他們,而這一看便被他們深深吸引。那小女孩的動作和中年人的表情,讓我看的入神,可上頭的號誌卻提醒著我該是起身過馬路的時候了。

  辦完了事,回到十字路口早已是傍晚時分,多數人正都準備要下班了。水果攤的中年男子默默的清理著攤位旁的垃圾,小女孩在一旁天真的幫忙著,我專注的朝他們看去,心想這攤位應該不至於製造出什麼垃圾吧!畢竟沒賣現榨果汁、也沒需要加工處理的水果。

  眼下他所清理的似乎是路過人們所丟棄的垃圾,但自他臉上看不出抱怨,動作更沒有馬虎,只有專注和淺淺的笑容,我很好奇卻又不敢走近,就這樣在對街的路口看著他們倆收攤離去,潮來人往的交錯中失去了老小的背影。

  隔天中午吃飯的時候我特地走到這路口,站在攤子前,老闆羞澀的問著:「你要買什麼。」此刻的距離才讓我發現到,其實他有一眼失明,而且臉上滿是皺紋,似乎歲月在他身上留下了比我們都還深刻的痕跡。這時小女孩興奮的跑了過來,潔白無暇的齒眸展露出天真的笑容,我看著她說道:「好可愛喔,而且好乖喔!今年幾歲呀?」

  女孩害羞的躲到了老闆的背後,不時睜大了眼睛眨巴的望著,老闆靦腆的笑說:「對啊!她好乖,都會照顧爸爸,而且不會到處亂跑和哭鬧喔!來...告訴姐姐今年幾歲啊!」

  小女孩吐了一下舌頭,不好意思地伸出手指比了一個3,老闆笑著說道:「她今年3歲,可是很聰明喔。」在他臉上可以看到一種身為人父的滿足和喜悅,我沒再多問些什麼,連忙拿起一顆蕃茄問道:「這個怎麼賣?」

  老闆親切的回答:「這是日本的桃太郎蕃茄一斤60,是有機的所以比較貴啦!」我隨手挑了3個遞給了老闆,他看了看,然後靦腆的說道:「小姐我幫你換好吃一點的,這種蕃茄屁股要越尖才會越好吃。

  於是他好心的替我換上了2顆,小女孩乖巧的幫他拿出一個塑膠袋,我心想:像他這樣做生意行嗎?那不好吃的賣給誰啊!怎麼還有這麼老實的生意人呢?或者應該說是笨?

  回到家後,咬著老闆挑給我的蕃茄,嗯~確實好吃,腦海中不時浮現出他與小女孩的笑容和身影。照理說他們的生活應該不大富裕,甚至會是有點難過吧!為什麼還能這麼怡然自得呢?也許私下藏有許多不足人道的苦澀,只是我沒看見吧?

  還是因為笨的關係呢?是不是現在的人都忘了應該要笨一點,才會多一點快樂、多一份滿足呢?是不是因為人們都越來越精明,越來越算計,所以做任何事都愈往『失』去看,而忽略了『得』呢!如果我們笨一點,很多事情就不會那麼功利了吧。

  我看著手上那缺角的番茄,腦海裡想著:明天的我希望能比今天快樂,更期望自己能放鬆地去笨一下,好讓那一份怡然舒適的笑顏也出現在我的臉龐。

 

 

北川舞

 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北川舞 的頭像
北川舞

北川舞的筆下世界

北川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