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的旅律  

 

夏日的夜,微風從一個窗灌進了屋裡,再從另一個窗竄出了屋外,這種風沒有淒厲呼嘯的狂暴,因為它知道季節的主角不是自己,所以絲毫沒半點眷戀的停留,只是遊戲人間般的拂過一戶戶窗開的屋舍。

 

少了烈日的灼焰,夏夜變得很安靜,靜到連蟲鳴鳥叫的聲音都那麼地清晰,讓人有種與孤獨共享回憶的感覺,隨手從塵封已久的CD架中翻出了一張Kenny G的專輯,那高音薩克斯風的旋律,在夏夜、微風與蟲鳴的共舞下,顯得悠然而神清。

 

或許是因為輕爵士的風味吧不然夜不會變得如此輕柔,心不會飄得如此馳乘,這麼美好的氛圍和感覺,讓人只想呆呆的坐著,和孤獨聊聊寂寞的心事,冷不防地自一整排染塵的CD中瞧見了另一張滿佈回憶的專輯:「萬芳」。

 

好久都沒聽見她的消息了,《猜心》、《割愛》、《不換》、《我記得你眼裡的依戀》…,每一首都在心底緩緩地清唱,尤其是那首《新不了情》,光聽歌都能把人搞到情緒滿懷,倘若不小心憶起了劉青雲與袁詠儀在電影中的面容,那一幕紅豆餅的遺憾,恐怕淚水更會情不自禁的泛流。

 

音樂真的是一種很神奇的東西,不僅能渲染情緒、帶來回憶,更能撫慰心靈、振奮人心,假如電影中的那一幕畫面沒搭上萬芳的歌聲,或許紅豆餅不會如此的撼動人心,明明就一塊紅豆餅嘛,結果哭死了一堆人。不過,也正因為那塊紅豆餅,每每在聽見《新不了情》的時候,那感動才會特別的鮮明。

 

每個生命都有各自的遭遇與回憶,不管是一首歌、一塊餅、一個場景、一本書、一部電影,人人都有屬於自己感動的地方,即便在別人看來沒有感覺,但對你卻可能滿懷喜悅與心傷,或許下次見到有人聽著歌發呆、吃著餅突然詭笑、看著遠方一臉惆悵紅了眼眶,除了可能精神不正常外,更多時候應該是有段專屬她(他)的回憶正在心頭翻攪吧。

 

 

 

 

北川舞

 

 

 

 

 

文章標籤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北川舞 的頭像
北川舞

北川舞的筆下世界

北川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