目前分類:小說連載--二一邊綠的四十男女 (2)

瀏覽方式: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

Ch.01寂寞的由來    

 

我姓郝,名叫吉墨,當初會有這樣的名字,應該是爹娘希望我能好好的舞文弄墨,做個了不起的讀書人吧!只可惜我還沒能來得及親自問上他們,老天爺便提早召喚倆老回歸西方取經去了,獨留我孤單的待在這個世間,仰望天空、無所適從。

那年的我,不過才兩歲而已,講話都還不太清楚呢,就這麼被送到了外婆家去。別問我為什麼是外婆,兩歲的娃兒怎麼會懂得大人的世界呢?我只知道外婆對我很好,而且僅有的一位阿姨也對我很好。唯一遺憾的是,在這單薄的家裡,僅剩我一個男丁而已,一個九十公分大小、走路跌跌撞撞的小娃娃。

想當然,我的名字成了一種宿命般的魔咒,彷彿是因為它,我才註定了如此伶仃的命運。阿姨一度想替我改名,但外婆卻不肯,因為她認為,那是爸媽唯一留給我的紀念和期望;所以吉墨成了寂寞,而且還是「好寂寞」。

可有趣的是,我從不缺朋友,而且他們多半都對我很好,或許是因為那樣的身世背景,搭上這莞爾的名字,以至於特別容易吸引到旁人的好奇與憐憫吧!自小到大,我一直都是班上最令人朗朗上口且不易遺忘的人。畢竟多少人能擁有如此特殊的稱呼呢?喊一聲「寂寞」,彷彿不只是叫出一個人的名字而已,還能把自己內心裡的孤獨都給宣洩出來。倘若再把姓氏給加了上去,那「好寂寞」這三個字,宛如像是現實中的自我在對世界呼喚一般,要想讓人忘記當真是不太容易。

文章標籤

北川舞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Ch.00楔子 歲月的分水嶺    

 

假如歲月之神真在人生中畫了一道分水嶺,那「四十」該會是這座山嶺紀念碑上最醒目的碑文了。有些人會在靠近它時感到惶悚不安,有些人則是在攀過它後心生無助;無論你想或不想,站在這條生理與心理交錯的經緯度上,四十這道刻度,彷彿像是生命裡預設好的鬧鐘般,提醒著我們:「路已走過了一半。」

這件事實,給人一股莫名的壓力,讓你開始對過去遺憾、對現狀不滿、對未來慌張;既想抓住青春的尾巴,又想追尋年輕的夢想,更想擁有美好的未來。於是猛然一股強烈的衝動,令你想跳脫現狀,可卻又害怕改變帶來的不是成功,而是失望。以至於男人就此感到焦慮、女人因而心生恐慌,對於錯過的那些美好覺得扼腕,對於想像中的危機惶惶不安。

和這群人聊天時請儘量避免使用「中年」二字,因為那音頻聽在耳裡會比雷聲還嚇人比哨音還刺耳

再者,遣詞用字中,亦請勿挾帶著「大叔」、「大嬸」,或「歐吉桑」、「歐巴桑」這類敏感嚇人的稱謂。

文章標籤

北川舞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

您尚未登入,將以訪客身份留言。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

請輸入暱稱 (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標題 (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內容 (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左方認證碼:

看不懂,換張圖

請輸入驗證碼