缺口  

  

這陣子天氣變化得很快,不經意地就會聽聞到有朋友的親人或摯友突然撒手人寰,雖然多數是黑髮送白髮的惆悵,但也有白髮送黑髮的悲傷。每個人、每個家庭、每段感情,背後都有一段故事,只是任何與生命終了相關的故事,似乎都帶了份殘缺,當然還有更多的遺憾。

其中有個故事觸動了人生許多面向的思考,那就是面對一個長期臥病的家人,你所需付出的照護心力是相當沉重的,尤其是在沒有任何支援系統的幫助下,除了要扛起家計、負擔龐大的醫療費用外,還需耗盡精神氣力去照養他,然而這些付出所換來的,不見得都是被照護⋯⋯者的感激,很可能反而是抱怨和不滿。

被照顧的人或許有著自己的期待與要求,無論那合理不合理,也有的是什麼都不願配合,因為或許早已自我放棄;而對照顧者來說,扛著深沉的生活負擔,苦於時間不夠分配,長期處在高壓的情緒和煩惱中,自然也會有自己的期待和需求。而現實就是這麼殘忍,硬要在彼此都心力交瘁的情況下,讓彼此的期待和需求產生衝突,以至於在照護的過程中,必有口角與怨言發生,這事很難有對錯,因為角色不同。

在這樣的歷程裡,人的心靈會變得異常敏感和脆弱,尤其是當這段緣份終止時,或者會有不捨、或許會有缺憾、或許是種解脫,也或許會讓人走不出來。孝和順這兩件事,如何做到彼此都滿意,再再考驗著我們的智慧與做為。或許上帝是要我們知道,人生必有殘缺,一旦發現到這缺口後,你該用什麼方式去補起那份遺憾。

未來比過去重要,所以得往前進,但過去卻又是未來的階梯,沒踏過它也搆不上未來,如果過往是有意義的,那該是讓我們免於重蹈曾有過的缺憾吧!
 
 
 
 
北川舞
 
 
 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北川舞 的頭像
北川舞

北川舞的筆下世界

北川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